本地要闻
首页 > 工作动态 > 本地要闻

秦皇岛是这样回到人民怀抱的!--纪念秦皇岛解放70周年

时间:2018-11-30 09:58:48 浏览:33次

秦皇岛是这样回到人民怀抱的!--纪念秦皇岛解放70周年

1948年11月27日,秦皇岛解放。那么,秦皇岛是如何解放的呢?

“两京锁钥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谁夺取了山海关,谁就拥有了天下。

临榆县部分区域图(临榆县1954年撤销,今已属海港区、北戴河区、山海关区)

清末畿辅舆图中秦皇岛位置图(注:秦皇岛当时是一个岛屿概念)

1933年1月3日,日本关东军攻陷临榆县城山海关,到5月8日占领整个滦东地区。5月底,《塘沽协定》签订后,国民党军队撤出滦东地区,这一带划为“非武装区”,实际上被日本侵略者控制。1942年夏,冀东党分委派遣八路军冀东十二团一营马骥部和宋国祥武工队开赴临榆、抚宁北部山区开展抗日游击活动,建党建政,建立抗日根据地,使这一地区抗日力量发展壮大。经过我抗日军民三年多的武装斗争,消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嚣张气焰。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军队在美军的帮助下,从南方运来大批军队,前来“摘桃子”,抢夺人民胜利果实。这是我解放区军民不能答应的,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坚决的斗争,最终赢得了人民革命的胜利。

重要的军事、能源港口秦皇岛码头

美军和国民党军占据的秦皇岛港

1947年春,全国战局发生了有利于我军的重大转变。5月13日,我东北民主联军在东北战场上发动了“夏季攻势”,我冀东军区部队承担了钳制冀东国民党军队的任务,阻止敌军出关增援东北。

民国时期秦皇岛朝阳街

20世纪30年代秦皇岛老火车站

秦皇岛马坊战斗

1947年2月4日午夜12时30分,冀东军区第十二军分区第六十一团在临榆县支队的配合下,向国民党秦皇岛马坊(今海港区马坊市场一带)据点(临榆县伪民众自卫总队第一大队驻地,副总队长白光来,人称白团)发起总攻,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斗,全歼马坊守敌,生俘国民党守军400多人,打死打伤9人,缴获小炮1门,机枪3挺,长短枪310支,军用物资10余大车,扫除了秦皇岛外围之敌。

老临榆县秦皇岛与马坊位置图

临榆上庄坨战斗

1947年4月24日,第十二军分区(司令员李道之)在临榆县委的配合下,攻克上庄坨据点,敌人死伤惨重,我一营营长戴世奇光荣牺牲。5月3日,在海阳战斗中,歼灭国民党军副团长、营长以下120多人。

深河堡战斗

深河据点是国民党华北战区保安二团把守,工事坚固,戒备森严。这里驻扎敌人三个营,一个机枪连,一个警卫排,外加一个警察局,除三营驻在往子店外,其余都驻在深河。

为了拔除秦皇岛外围这个“钉子”,1947年5月22日,我冀热辽军区第十三旅旅长肖全夫决定攻打深河据点。在我地下党员、敌团谍报队长郭业昌(深河村人,曾任民兵中队长,受临榆县敌工部副部长金子修委派,打入深河敌人内部)的带领下,摸到敌团部,活捉敌团长王子善,我军兵不血刃,俘虏深河守敌国民党华北保安二团2000余人,创造了“智取深河堡”的奇迹。

北戴河战斗

1947年7月1日,我冀东地方部队在临榆县支队、抚宁县支队的配合下,攻克北戴河车站,国民党守军大部被歼,共毙伤敌人50余人,俘虏99人。临榆县伪大队长陈汝维被打死,缴获六〇炮2门,机枪2挺,长短枪150余支。

民国时期北戴河车站

宋庄阻击战

1947年12月28日,正当东北战场进行如火如荼的时候,我冀东独立第四师和第十二军分区、十三军分区警备团,约有几千人,在宋庄、赵庄一带阻击国民党九十二军从华北向东北增援,经过一昼夜的激战,歼灭了国民党九十二军一个团部和两个营800多人,有力地支援了我东北野战军夺取攻击攻势的胜利。史称“宋庄阻击战”。

昌黎县城老照片

第一次解放昌黎战斗

1947年5月12日,冀东军区各部队隐蔽集结于卢龙县燕河营和迁安县五官营一带,进行五天的战备动员。5月17日,发动了滦东战役。主要任务是切断敌人北宁线,攻击昌黎县城。昌黎县城是北宁线上的重要据点。当时昌黎县城驻有国民党保安第3师师部和一个连守东门和南门,一个警察大队守西门和北门;昌黎车站有第3师一个团部和一个连;另有两个伙会大队分驻东南庄子马家大院和南关鸿兴饭庄,共有敌军2000多人。17日晚10时,冀东军区独立第10旅进至昌黎县城以北的何家庄旷野里,当晚第34团绕过蚂蚁山,集结于昌黎城下,第29团由城东绕过,直插南关,切断了城内与昌黎车站的联系。18日零时20分,攻城部队登上云梯,国民党守军仓皇应战,第34团一连登上城墙后,阻击敌人多次反扑,使后续部队相继突入城内。10时许,肃清了全城守敌。围攻南关、东关、车站和蚂蚁山据点的第25团、28团也同时发起攻击,相继歼灭了敌军。到18日22时,战斗全部结束,共打死打伤敌军452人,俘虏1100余人。与此同时,独立第11旅第31团、33团、第12、25军分区警备团,先后攻克了后封台、燕家埝坨、大牛栏、张家庄、留守营等车站据点,共歼敌700余人,炸毁了饮马河大铁桥和小桥6座,破坏铁路一段。并将东西两路增援昌黎的国民党军2个团分别阻击在韩家林子和安山一带,保证了攻城战斗的胜利。昌黎县城被攻克后,抚宁国民党军于5月21日弃城逃往北戴河,大旺庄、范家店敌军逃至秦皇岛。5月23日夜,独立第11旅包围了敌深河据点,发起攻击,至24日清晨,全歼守敌一个营,又通过敌营长,劝降大山头据点敌军。深河战斗,共歼灭敌军620余人。24日夜,在冀东军区独立第10旅第28团的攻击下,榆关守敌放弃据点逃跑。25日,冀东军区第15军分区警备团攻克了石门寨,歼敌480余人。第10旅第28团策应石门寨、上庄坨战斗,于25日上午向石门寨以南小李庄据点发起攻击,全歼守敌110余人。与此同时,第11旅第33团在大山头一线,歼灭秦皇岛方向援军一部,活捉国民党中校以下官兵9人。

昌黎火车站老照片

第二次解放昌黎战斗

1948年6月23日晚8时,东北野战军冀察热辽部队第11纵队、华北野战军第11旅和冀察热辽军区炮兵旅相配合,对昌黎县城发起了第二次攻击。当时,昌黎城内驻有国民党交警部队第3支队司令部及其所属的第8总队、第5总队一部和保安第21团。加上伙会,共有6500余人。24日中午,攻城部队攻下桃花山、东山和西山国民党碉堡,随即向城关发起攻击。当日晚,占领东、西、南、北城关,将敌军全部压到城内。25日晨,攻城部队从城东北角突破,攻入城内。占领东门和北门后,将敌军压到南门附近的各条小巷中。上午10时,攻城部队占领鼓楼。国民党交警部队第3支队司令汤毅生和伙会头子仓皇从南门逃窜,出城即被俘。此次战斗,国民党守军大部被歼,生俘中将司令汤毅生、少将参谋长薛涤愁、第5总队少将总队长周铭勋、第8总队少将总队长兼城防司令李资深等多名高级军官。我军攻克昌黎县城后,敌人大为震惊。6月27日,敌人纠集四个师和三个旅的兵力,从东西两线向我压缩过来。6月29日,为躲避敌锋,攻城部队又主动撤出昌黎县城,向北转移到燕河营、麻姑营和抬头营一带休整。

第三次解放昌黎战斗

1948年9月12日,东北野战军发起辽沈战役,向东北战场上的国民党军发起总攻。为配合东北战场,9月13日,东北野战军冀察热辽部队第11纵队向北宁(今京山)铁路昌黎、滦县段展开攻击。当日先后攻克石门、安山、后封台、张家庄等车站,卢龙县全境解放。14日,第11纵队分两路进攻昌黎县城,激战至15日上午9点,战斗结束。此次战斗,歼灭国民党军2050人,缴获各种炮18门,轻重机枪53挺。国民党军仅逃窜100余人。

1948年9月昌黎解放

栖云寺、烟筒山战斗

我十一纵队横扫北宁线昌、滦段后.已经切断了华北敌人从陆上增援东北的通道。为扩大战役行动,决心奔袭山海关一线,堵死敌人从秦皇岛海港增援东北的海上通道,1948年9月15日,我第十一纵队将昌黎城防移交第十五军分区警备团,继续东进,以三十二师攻击留守营,三十一师攻击北戴河,三十三师攻击栖云寺(今秦皇岛园博园)。9月16日夜间,在攻打栖云寺战斗中,三十三师九十八团政委王辉(山东荣成人)壮烈牺牲,年仅30岁。与我军行动同时,敌亦连续向东退却,集中于北戴河车站。16日8时,三十二师九十四团攻克守留营,歼灭该点守敌后,师主力挥师东进,包围了烟筒山(位于深河与海阳镇之间,今望海陵园)。三十一师于17日凌晨包围北戴河后,立即对敌发起攻击,九十一团作战勇猛,仅用五分钟就从东面突破敌人防御工事,歼敌一部,控制了北戴河的制高点,封闭了敌人东窜的退路。九十三团发挥我军近战夜战的优势,从北面分多路向北戴河车站守敌发起攻击,经30分钟激战,突破敌人阵地,攻入纵深,与九十一团会合后,继续分割敌人,紧缩包围圈,逐一歼灭残敌。8时许结束战斗,全歼守敌五十师三团一营、运输营、保安队各一部,共计600余人。

三十三师包围栖云寺、三十二师包围烟筒山,都是在16日晚间。这两处是秦皇岛西面的制高点,6月间曾遭到我三十三师攻击,战后敌人在此加筑了永久性堡垒及多层防御工事。我军夺取这些制高点,将对秦皇岛港形成更大威胁。17日晨6时,三十二师九十六团、三十三师九十八团分别对烟筒山、栖云寺守敌发起攻击。战斗开始不久.驻泊在秦皇岛海港敌“重庆号”巡洋舰等多艘,以舰炮向我实施拦阻射击,以掩护敌步兵增援。这时,九十五团三营立即向东迎击,打退了数倍于我的敌人,保障了九十六团主攻战斗的进行。九十六团在第一次突击失利后,在九十五团三营阻援同时,以勇猛的动作再次展开突击,仅用20分钟的时间全歼烟筒山守敌。此时,三十三师九十八团攻克栖云寺,歼敌一个加强连200余人。

正当我军攻击北戴河之敌,威胁秦皇岛港时,敌六十二军率一五一师及六十七师(欠一个团),向滦县以东进犯,企图乘隙夺回昌黎,17日已进至后封台附近地区。我第十一纵队奉命“全力阻击该敌”,东线任务完成后当即西返;首先令三十二师连夜向昌黎驰援.与第十五军分区警备团共同固守昌黎。十一纵队主力准备进至高家柳河、田各庄一带,迂回敌人侧后,以求全歼或大部歼灭来犯之敌。

1948年9月16日上海《申报》我军攻占昌黎的报道

18日10时,我三十二师先头部队九十四团到达昌黎,正值敌向我第十五军分区警备团攻击,并已占领车站一部。九十四团立即投入战斗,将失守的阵地夺回,并与警备团一起,一日之内打退了敌人的四次疯狂进攻;虽有较大伤亡,但巩固了阵地,阻敌于城外。黄昏,三十二师主力全部到达,向敌实施反击,歼敌300余人,俘敌团副一名。三十二师于十九日拂晓撤出昌黎,进至八里庄一线。敌乘隙占领昌黎,并以一五七师向北进犯,继而发觉我十一纵队主力的行动,乃仓忙弃城,分路西撤。当敌窜至昌黎西北十五公里处的蛤泊镇时,遭我三十一师拦截,又连夜逃向团山以西地区。十一纵队主力跟踪追至团山以北地区,与敌形成对峙。从19日至23日,敌我曾进行数次攻防战斗,我军歼敌500余人,敌不支遂退回滦河以西。

1948年9月18日上海《申报》我军攻克留守营报道

1948年9月21日上海《申报》国民党军复占北戴河的报道

1948年10月15日,我东北野战军攻克锦州,19日收复长春。11月2日,解放沈阳、营口,东北全境解放。辽沈战役结束后,东北野战军于11月22日分两路挺进冀东,与华北野战军开展了平津战役。

民国时期山海关车站

1948年10月下旬,为了扭转战场上的颓势,蒋介石、傅作义调集三个军、两个骑兵师企图偷袭中共中央所在地平山和华北人民政府所在地石门(今石家庄)。

10月29日,毛泽东电致林彪、罗荣桓, 要求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吴克华、政治委员莫文华)、第十一纵队(司令员贺晋年)调往冀东。

当天14时,林彪、罗荣桓致电中央军委:为牵制傅作义,我们可将目前在锦西附近之第四纵队、第十一纵队全部及三个独立师、一个骑兵师,日内即开始向山海关冀东方面前进,威胁敌人,但四纵、十一纵在守备战及小战斗中各伤亡五六千人,部队已较疲劳,故每日行程不能过多,并须一面前进,一面休整,使其恢复组织和疲劳。

10月30日9时30分,林彪、罗荣桓致电程子华、黄志勇和第四纵队、第十一纵队负责人:“蒋(介石)、傅(作义)企图摧毁平山、石门一带我华北政府所在地,使用三个最强的军及骑兵、坦克、工兵爆炸部队,向我石家庄前进。我军为乘虚歼灭通县及北平附近之敌人,并策应我石家庄方面之作战,决定四纵、十一纵及独四、独六、独七、独八师及热河骑师及察北骑十一师、骑十六师,统向北平近郊前进,并统归程(子华)、黄(志勇)指挥。目前形势极有利,敌甚动摇,我军应乘胜扩张战果。我四纵、十一纵应忍受疲劳,振奋全军士气,继续向北平近郊前进。我东北主力待营口、沈阳之线战斗结束后,稍加补充兵员,即向北平、天津前进,夺取平津。”

10月30日,东北军区命令第四纵队与第十一纵队组成东北野战军入关作战先遣兵团,神速而隐蔽地挺进冀东。

11月18日,毛泽东致电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决定东北野战军提前入关,要求立即令各纵以一二天时间完成出发准备,于21日或22日全军或至少八个纵队取捷径以最快速度行进,突然包围唐山、塘沽、天津三处敌人。

11月19日11时,林彪、罗荣桓致电中央军委,提出以四纵、十一纵及三个独立师、一个骑兵师于24日全力包围唐山。

东北野战军大举入关,奔赴平津战场

11月23日,东北野战军主力开始入关,总共10步兵纵队和特种兵部队约70万人,火炮1000门,坦克100辆,装甲车130辆,战马10万匹,随军民工15万人,浩浩荡荡向华北进军。

随着东北战局的发展,秦皇岛、山海关的国民党军已经惶惶不可终日,赶紧从天津、塘沽调来20余艘轮船,准备撤离。从11月23日夜起,驻山海关国民党第87军(军长段沄)开始向秦皇岛撤退。驻海阳、白塔岭据点和北戴河附近游动的国民党军也于11月24日凌晨撤回秦皇岛。由于陆上交通已全部被解放军切断,无路可走,从24日早7点开始,驻秦皇岛的国民党第86军(军长刘云瀚)和第53军(军长周福成)陆续乘船逃往天津。26日下午,在秦皇岛的国民党军最后一批人员仓皇登船逃往天津。至此,国民党军队全部撤离。

为了迎接秦皇岛的解放,1948年4月8日,冀东区党委专门召开了城市工作会议,决定在秦皇岛建立党的工作委员会。5月,冀东区党委建立了中共冀东区秦榆工作委员会,工委书记王明德,工委委员程力群、鲁延、王哲民。工委驻抚宁县北寨村,下设临榆、秦皇岛两个工作组,主要任务是收集国民党守军动向,调查掌握市内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情况,发动工人群众保护工厂和城市设施,迎接解放。

随着国民党军的溃逃,冀东区党委和冀热辽军区第十三军分区即组织部队和地方干部相继入城接管。当时,驻乐亭县阁楼坨一带的冀热辽军区第十三军分区,派出警卫八团和一个警卫营共2000余人,经过一天的急行军,于11月27日火速开进秦皇岛。与此同时,按照冀东区党委的指示,一支由冀东区党委、冀东区行署、第十二地委、第十三地委干部共100余人组成的入城干部队伍,于11月26日迅速集中在秦皇岛北面30多华里的抚宁县北新庄,分成两队准备,一队去接收山海关,一队去接收秦皇岛(北戴河海滨之敌于11月25日逃跑,冀东十二地委于26日即派工作人员接管)。11月27日接收秦皇岛的干部队伍到达秦皇岛。部队、地方干部进入秦皇岛时,立即着手接管工作。从此被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长期统治的秦皇岛重新回到人民的手中。

民国37年《盐阜大众报》山海关、秦皇岛解放的报道

山海关(旧称榆关)、秦皇岛解放后,中共冀东区委和冀东区行政公署决定,设立秦榆市,市机关驻秦皇岛,全市管辖范围包括:市区(一、二、三区)、山海关(四、五、六、七区)、海滨区。不久,中共冀东区委决定建立中共秦榆市委员会,田星云任市委书记,市委委员李雪瑞、王植范、王明德、苏锋、靳盈之、谢天荣。在山海关设立中共秦榆市委山海关分委会,书记王明德,副书记郑克昌。

为加强对城市接管工作的领导,12月2日,冀东区党委决定,建立中国人民解放军秦榆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田星云,副主任王世煜、李雪瑞、王植范,委员苏锋、李满楹、王明德。军管会下设卫戍司令部、政治部、市政办事处。军管会为在军事管制时期最高权力机关,为党政军民统一领导机关,全权处理一切工作。办事处设市长,市长为王植范。1948年12月15日,秦榆市政办事处改为秦榆市政府。市政府有常设工作机构8个,即秘书室、公安局、社会科、建设科、财政科、税务科、文教科、卫生科。1949年3月,山海关划归辽西省,建立山海关市。中共冀东区委和冀东区行政公署决定,秦榆市改称秦皇岛市。1952年11月,山海关划归秦皇岛市。

《秦皇岛革命史》秦皇岛解放时间表

来源: 话说抚宁

作者:李利锋


上一篇: 已经是第一篇了